梁平緘默許久,說道:“我明白了,我會去自首的?!?

“等一下?!閉奴h走到馮馳面前,對他說道,“這件事情,其實還有你不了解的部分?!?

馮馳注視著她。

“當年,我趕到曲麗的出租屋,發現曲麗倒在地上,我和梁平都以為她已經死了。但是,事情發生了戲劇化的轉變?!閉奴h放慢聲調,“我檢查她的鼻息,發現她其實只是昏死過去了,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

“于是,我摸出了這個?!閉奴h像變魔術一樣從腰包里掏出一把彈簧刀,熟練地推動按鈕、彈出刀身,“一不做二不休,我知道事已至此,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原來是你……”

“沒錯,我有一種理念,認為辦事與其留有余地,不如做盡做絕,以免后顧之憂。那天晚上,我是這樣想的。今天晚上,亦是如此?!?

說完,她以迅猛的速度朝馮馳捅去。馮馳雖然有所戒備,也沒料到這女人如此心狠手辣,居然真的要殺人滅口。他趕緊朝一邊閃避,小腹卻還是被刺了一刀,鮮血涌了出來。

馮馳捂住傷口,朝房間的角落退去,負傷的他,無法跟并不嬌弱的張玥抗衡。張玥舉著尖刀,惡魔般步步逼近。

“馮馳,你唯一的失誤,就是忽略了我?!?

張玥用盡全身力氣,把尖刀朝馮馳的胸口插去。但是,令她始料未及的狀況發生了。

梁平突然從旁邊沖過來,擋在了馮馳面前,張玥反應不及,尖刀不偏不倚地刺進了梁平的胸膛。

張玥驚叫一聲,她費解地望著梁平,眼淚簌然流下,問道:“為什么?”

“不要……一錯再錯。讓我來……贖罪吧?!奔枘訓廝低暾餼浠昂?,梁平用最后一絲力量把張玥往后一推,然后雙手握住刀柄,倒在地上,死去了。

“梁平、梁平……不,不??!”張玥痛苦地撲下去,伏在梁平的尸體上,放聲痛哭。

馮馳捂著傷口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間,他撥打了報警電話,警察和救護車會在幾分鐘內趕到。

傷口的劇痛讓豆大的汗珠從馮馳的額頭上浸出來,他癱坐在走廊上,望著這個能看到大山的房間,深情地說道:“曲麗,我完成你的托付了?!崩崴緋鲅劭?。

《托夢》完

(《怪奇物語》第一季《噩夢》(Nightmare)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