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她的面色越來越紅,甚至都要惱羞成怒的時候,霍承錦立刻開口安撫:“我很慶幸,在我年少輕狂的時候,能成為你所喜歡的人,甚至被捧到了男神的地位。哪怕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也很混賬和中二,可落在你的眼里,都是優點。之后我又成了你的男朋友,讓你崇拜和喜歡的人,自始至終都只有我一個?!?

“我曾經數次想過,如果你之前崇拜又有獨占欲的男神不是我,而是別人,你高舉著某位男藝人的海報瘋狂叫男神的時候,我大概會吃醋到發瘋吧。所以沈漫霓,感謝你一直都喜歡我,讓我光想起這件事,就能無比高興?!?

男人的聲音逐漸變得鄭重起來,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像是一把火一樣,將她心底的惱怒燒得一干二凈,只剩下認真和感動。

伴隨著他一字一句說出來,她的腦海里也回憶起自己之前的黑歷史,可是往常讓她尷尬到爆,恨不得把多年前的自己給錘死的中二時期,在此刻竟然變得無比懷念和動人。

所有的不理智和傻氣,都因為喜歡他,而染上了動人的色彩。

他這些話里,沒有說一句他有多喜歡她,相反字字句句都在說她是多么喜歡他,但是落在沈漫霓的耳朵里,只覺得比任何情話都要好聽。

“我對音樂不太感興趣,去聽音樂會對我的生活和工作并沒什么幫助,甚至是有些浪費時間的,但是我依然有機會就去聽,主要是后來知道你練鋼琴,所以不想你提起的時候,我是一問三不知的狀態?!被舫薪踝詈蠡故遣煌孀約核⒁徊ê酶卸?。

對于男人這樣貼心的表現,沈漫霓臉上的笑容更多了些,被人在意和放在心上,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很容易讓人沉迷其中。

“沒關系啦,其實繼承了我媽的音樂基因,主要是酒崽,我就是玩票性質。從小跟酒崽形影不離,他練琴我也就跟著練。你不懂也沒關系,聽我說就好了啊,再說你的研究項目我也都不懂啊,你要是想說,我會是個很好的聽眾。我們是談戀愛的,又不是合伙人,想到哪里說哪里,沒必要界定的那么嚴苛?!彼嶸哺ё潘?。

小姑娘就坐在對面,今天的她打扮得光彩照人,項鏈上的鉆石熠熠閃光,完全讓人移不開眼。

盛裝打扮之后的她,比平時看著要成熟一些,不再是他印象中的那個軟乎乎的小彩虹,但是當她連續幾次幫他找借口,說著這樣貼心的話時,他就覺得她比平時還要甜。

“好。不過我還是做了許多音樂方面的功課,還請了老師來教我?!被糇苷A蘇Q?,臉上帶著幾分自得的笑容。

沈漫霓微微一愣:“你還請老師上課?難道你是要去選秀嗎?選秀節目也不收你這么大年紀的啊?!?

她因為太過驚訝,不小心把實話都說出來了,成功讓對面的男人臉色陰沉了下來。

他年紀大是事實,但是誰說不能去參加選秀節目了?萬一就有小姑娘喜歡他這款的呢?還不至于到夕陽紅的狀態吧。

“不去選秀,我最想迷惑的人已經成了女朋友,還去露臉做什么?”

這頓飯吃完之后,外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不過沈漫霓卻不好立刻回自己的酒店房間。

“啊,她們仨流連忘返了,還要去別的地方打卡,我得跟他們同步。地址發過來了,要不你讓司機送我過去?”她看著手機里回復的消息,不由得撅了撅嘴,此刻就覺得自己像是個被拋棄的抹布一樣,用完就扔。哎。

“跟我一起回酒店待著?!?

“你不是要加班嗎?”

“正因為加班才跟我一起回去,不然我還怕自己把持不住,把你怎么著了?!被糇芮嶁ψ潘盜艘瘓浠?,上下打量她一眼,眼神十分曖昧。

沈漫霓立刻丟了個白眼給他。

最后她還是上了他的車,雖說林安然她們待會兒要去當地很有名的主題酒吧,也是她之前就想去的地方,不過要是能跟霍總待在一起,她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重色輕友。

酒店的環境很好,相當于一個很大的園區,里面布置的像是小公園一樣,沈漫霓正好覺得車里太悶了,就提前下車了。

不過等站好了之后,她才想起來自己腳上穿著高跟鞋,似乎不太便于走路,不過今晚的氣溫實在太舒服了,還有微風拂面,多走兩步也無所謂。

“車里有適合你碼數的運動鞋,你要換嗎?”霍承錦顯然也發現了她的窘狀,立刻問了一句。

“嗯?哪來的?”

“我之前讓人買的,一直放在車里,以備不時之需???,這不就用上了?”男人挑挑眉頭,明顯是有些得意的架勢。

沈漫霓其實是心動的,雖然她挺習慣穿高跟鞋的,一般也不會崴腳,但是今天穿的是細高跟,還是雙彰顯氣場的恨天高,走在路上是有些不舒服的。

不過很快她就打消了換鞋的念頭,畢竟她今天穿著短款的小禮服裙,還戴著配套的首飾,完全高貴千金的打扮,跟運動鞋完全不搭,哪怕現在天色已晚,她也不允許有這樣的搭配在她身上出現。

“不用了,就這么點路?!彼⊥肪芫?。

“來,挽著我,給你省點力氣?!蹦腥頌鷚惶醺觳?。

沈漫霓立刻挽住了,將半邊身體壓了過去,男人一下子就扶住了他,這么借力的走路,的確是省了不少力氣,她滿意的勾唇笑了起來。

不過這笑容并沒有持續多久,就頗有些樂極生悲的意思,鞋子上扣在腳腕處的鞋扣竟然松了,她差點把鞋子給甩出去。

“啊——”她驚呼了一聲,立刻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也幸好男人及時扶了她一把,不然說不定她還真的崴腳了。

“也不知道帶子有沒有斷?怎么回事啊,之前一直很順利,最后還給我來這么一手?!彼锪司鎰?,想彎腰但是又彎不下去,裙子太短鞋跟太高,她根本蹲不下去。

“站好了,?;ず米約?,別走光了?!彼牧艘幌濾募綈?,就彎下腰給她調整鞋扣。

男人是曲起一條腿蹲下的,因此這個姿勢很像單膝下跪的樣子,沈漫霓一低頭就只能看到他頭頂上的發旋。

他替她把鞋扣扣好之后,還順手摸了摸她的腳踝,男人指腹上溫熱的溫度傳來,那塊皮膚就像是被燙過一樣,不容忽視。

他站起身,卻沒急著走,而是把西裝外套脫了下來,直接給她系在了腰上。

“干什么?”沈漫霓一時被他這個舉動給弄懵了,要是給她披上的話,還好說是怕她冷,可是系在腰上是什么操作。

“我怕你走光。上來吧,我背你?!彼咚當咦爍鏨磯琢訟呂?,把后背留給她。

“不用吧,我可以走?!?

“腳腕都被磨紅了,還逞強呢。跟我見面,不需要穿這么高的高跟鞋?!彼納羲淙緩芪氯?,但是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沈漫霓最后還是趴到他的后背上,被他背了起來。

這個男人真的是細心又周到,在想到背她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走光的問題。

“男朋友,你真好。mua!”她邊說邊在他的后頸上親了一口。

霍承錦的腳步一頓,輕笑了一聲:“你夸我我當然高興,不過男朋友當不起,我不是你的地下情人嗎?”

沈漫霓撇撇嘴:“怎么又提這事兒?!?

兩人膩膩歪歪的走到了酒店門口,為了避免酒店前臺和客人們異樣的眼光,才把她放下來自己走。

不過因為在國外,所以兩人依然手拉手進了電梯。

“看到我今天戴的戒指沒?”她邊說邊抬起自己的左手,還輕輕翹起了那根戴著戒指的手指。

那是一枚翡翠戒指,正是霍承錦之前送來的,其實她今天戴的這套首飾,是有配套的戒指,但是臨了她還是換上了這枚。

霍承錦在這邊既沒有生意要談,也不看音樂會,卻直接跟了過來,就是想要跟她一起約會,明明工作挺多的,有什么事情都是視頻會議,卻依然擠出時間陪她吃飯約會。

哪怕他從來沒說過,為了這短暫的見面,他究竟犧牲了多少,但是沈漫霓心里都清楚,因此她就想在這些細節方面哄他開心。

“好看是好看,但你能不能別單獨豎起這根手指,我總覺得你是變著法罵我?!蹦腥訴趿艘簧?,有些不滿的提起了抗議。

沈漫霓:……

她的心里涌起一陣無語,好吧,她單獨豎起一根中指的確不太雅觀,但是她試戴了一下,中指最合適啊。

“誰讓這戒指的尺寸剛好卡到中指上?!?

霍承錦輕哼了一聲,伸手在她的中指指腹上摸了摸,激起一陣酥麻的感覺,好似電流穿過一般。

“你知道這個手勢具體是代表什么嗎?”

“當然知道,F開頭的單詞啊,基本上屬于國外的國罵了吧?”沈漫霓挑眉,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嘚瑟的道:“啊,你想套路我說臟話,雖然我偶爾也會說,但是現在我就不說,今晚小仙女的人設必須得立住了!”

“誰想套路你說臟話了?!被舫薪蹺弈蔚男α誦?,湊到她的耳邊道:“我想套路你F嗶嗶嗶我啊?!?

簡而言之,他就是想讓沈漫霓睡他。

他故意壓低了嗓音,還講文明的自動消音了,結果卻顯得更加曖昧起來。

也不知是被他這無恥的套路給羞得,還是因為男人湊的太近,熱氣都噴在了耳后,她的耳朵紅的一塌糊涂。

“呸?!鄙蚵捱艘豢?。

男人輕笑了一聲,卻沒有松開,反而一直握著她的手,像是得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樣愛不釋手,手指一直若有似無的撫摸著她的戒指。

電梯到中途打開了,沈漫霓客氣的用英文說了一句是上行,結果她單詞還從嘴里蹦結束,就看到了兩張異常熟悉的面孔。

分別是她親愛的父皇和母上大人。

而這兩人也無比震驚的看著她,特別是沈秦,感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之前一直在忙,現在開始恢復更新,已經在收尾啦,見諒~

第73章 地上戀情

“爸、媽?!鄙蚵藜負醴瓷湫緣某坊厥? 一下子站直了身體, 推開了霍承錦, 驚慌失措的喊道, 或許是因為太過緊張了,直接破了音。

沈秦一直瞪著他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如果眼光能殺人的話,此刻他的眼睛里肯定是發了一串的暗器出來,把他倆射成了篩子。

倒是電梯門非常不給面子的合了起來,阮溫及時按了開門鍵,四人再次呈現臉對臉的狀態。

沈漫霓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的腦子已經亂成了一團。

她這次出國, 完全是跟佟彤她們一塊兒的, 酒店什么的全是她們定的,霍總帶她來他住的酒店時,她只是想到幸好跟她不是同一家酒店, 也完全沒有多想, 結果萬萬沒想到,霍總竟然跟家人住的地方撞上了。

沈秦終于回過神來,和阮溫一起走了進來, 電梯門再次合上,開始往上行駛。

整個電梯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她徹底慌了神,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

沈秦一直不說話, 這給沈漫霓帶來的壓力無疑是巨大的,外加她都已經喊過一遍了,結果她爸根本就不理人,她媽只給了她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顯然在沈秦處于暴怒的境地之下,連阮溫都不好貿然開口了,主要這事兒也太巧了,偏偏還在電梯里撞上了。

沈漫霓怕死了,老鼠膽子顯露無疑,開始悄悄地掐他胳膊,還不敢大動作,生怕又被她爸發現了。

“沈總,阮女士,要上去坐坐嗎?”霍承錦開口詢問道,他看起來還是非常鎮定的。

“你們倆住一起?”沈秦總算開口了,只不過語氣有些低沉,還是質問的口吻,甚至還有些咄咄逼人。

“不是,我一個人的,漫漫跟林安然她們住在別的酒店。她只是來玩而已?!?

“呵,這我可不信,她一看就是對我們瞞了不少的事情,不然現在她也不該在這里,而是跟自己的小姐妹們玩兒了?!鄙蚯乩涑叭確砹艘瘓?。

電梯停下,四個人一起走了出來,跟著霍承錦進了他開的房間里。

霍總開的是套房,外面相當于客廳,里面才是臥房。

寬大的書桌上擺滿了文件和筆記本,顯然這是他辦公的地方,而且任務還很多。

沈秦進來之后,根本不需要霍承錦招呼,直接帶頭就往臥房里面沖,顯然是想要查探敵情,結果他進去轉了一圈,發現里面只有一個黑色的行李箱,還是打開的,擺著的衣服和用品全是男士的,顯然屬于霍承錦,而他環顧一周之后,也沒有發現別的行李箱。

床鋪還是整整齊齊的,沒有絲毫褶皺,證明客房打掃過后就沒人在上面睡過。

臥室檢查完畢之后,他又沖了出來,低聲說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間?!?

緊接著就再次沖進了洗手間,洗手池上擺放的洗漱用品也都是單人的,一看簡約的風格就屬于霍承錦,并不是他家閨女那種少女風格的,直到此刻他才徹底松了一口氣,完全放下心來。

還好還好,這回沒人騙他,這里的確是霍承錦一個人的住處,沈漫霓并沒有陽奉陰違的搬過來跟他一起住。

不過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剛出門看到兩人并排而立的狀態,氣又不打一處來。

很明顯,這兩人在談戀愛。

“說說吧,這究竟怎么回事兒?”沈秦挑了個單人沙發坐下,語氣嚴肅,一副要審問的意思。

“稍等?!被舫薪跛黨穌飭礁鱟趾?,從柜子里拿出一雙酒店提供的棉拖,拆開包裝紙之后,放到了沈漫霓的腳邊。

“把鞋子換了,要不然腳腕該磨出血泡了?!?

他蹲在她身邊,抬頭看她,目光認真又專注,同時又夾雜著溫柔,讓她原本被抓包后慌亂不已的心緒,忽然就穩定了下來。

他在告訴她,萬事有我,不用害怕。

男人真的像一塊堅韌的磐石一樣,給她帶來源源不斷的能量,讓她升起了無數的信心,哪怕陷入在困難的境地,只要他在身邊,就一定是最堅強的后盾。

沈漫霓扶著他的肩頭站穩,換上了拖鞋。

阮溫也在沙發上坐下了,她看著兩人之間自然的互動,臉上倒是露出了幾分笑容,顯然還挺高興的。

當然等沈秦察覺到她這副溫柔的狀態之后,立刻就瞪了過去,不停地給她打眼色,完全就是在指責她胳膊肘往外拐的架勢。

沈漫霓換成拖鞋之后,霍承錦就拉著她的手,將她牽到了沙發上,一起坐了下來。

因為沈秦挑的是單人沙發,結果就造成對面三人坐成一排,看起來好像是他們三人在會審他一樣,沈漫霓坐在中間,左邊是親媽,右邊是男朋友,明顯放松了很多,甚至還勾起唇角沖著對面親爹嘻嘻一笑。

沈秦更是面色鐵青,他動了動嘴皮子,想要跟她換位置,讓她坐到單人沙發上,變成孤立無援的狀態,但是一想要是換過來的話,他得跟霍承錦坐在一起,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現在看見姓霍的就雙眼冒火,自從沈漫霓初三那年,拿著銀行卡要跟霍承錦私奔之后,沈秦就經常做噩夢,夢到自家閨女真的跟他跑了。

都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家閨女長大了也成熟了,不再是那種成天男神掛嘴邊的花癡模樣了,他還以為噩夢總算可以清醒了。

萬萬沒想到,的確是夢醒時分,但噩夢卻直接變成了現實。

“沈總,我和漫漫在以結婚為目的,非常認真的交往?!被舫薪蹕瓤絲?,他這第一句話,就直接把氣氛降到了冰點。

他的態度越認真,沈秦的火氣越大。

沈漫霓的腦袋也“嗡——”了一聲,顯然又有些發慫,但是她的目光掃到玄關處擺放整齊的高跟鞋,想到男人對她的處處妥帖,又忽然覺得生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支撐著她開了口:“對,我們交往了?!?

伴隨著她這一句附和,沈秦都快從沙發上跳起來了,很明顯閨女已經拗不過來了,完全是胳膊肘往外拐的狀態了,哪怕明知他的怒火,卻依然選擇站在霍承錦那邊,這就是一種信號了。

“你還敢說?你之前明明跟我們說,你男朋友跟你差不多大啊,全家都喊他小男友。他這哪是年紀小,都跟你小叔一樣大,輩分也是跟我平輩,以后我們見面怎么稱呼?”

沈秦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發出一聲脆響。

“稱呼不是問題,年紀也不是問題?!?

霍承錦這句話,徹底把沈秦氣笑了,不由得嘲諷道:“那霍總覺得什么是問題?”

“我跟漫漫的感情好不好才是問題。以后我們之間的相處,以及對彼此的感覺?!彼蕓煬突亓艘瘓?,并且還將手搭在了沈漫霓的手背上,沖著她鼓勵一笑。

霍承錦笑得實在太好看了,讓沈漫霓也忍不住回給他一個笑容。

當然兩人相視一笑這種畫面,落在沈秦這里,就是相當辣眼睛的畫面了,把他氣得都快發抖了。

“我不同意!漫漫年紀還小,你這已經屬于誘拐的狀態了?!鄙蚯匾幌倫喲由撤⑸險酒鵠?,極其激動的反對道。

霍承錦完全不怕他,低聲道:“漫漫早就是成年人了,可以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再說誘拐,如果我真的想誘拐她,那在她當年拿著銀行卡找我的時候,我就可以把她拐走了?!?

這話聽得沈漫霓都覺得牙酸,就更別提沈秦了,那火氣更是往上竄。

當然霍承錦是來結親,而不是結仇的,很快就換了一副口吻道:“我知道沈總很生氣,責怪我們的隱瞞,你一時之間沒法接受。我和漫漫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彼此都覺得很愉快。今天如果不是被你和阮女士撞見,我們之后也會找個機會說清楚。之前的隱瞞,也是因為漫漫知道你們不會同意,說不定跟我交往不會開心,很快就分手了,也沒必要多此一舉?!?

他這話說得很清楚了,既然沒分手,還很愉快,那以后見面是遲早的事情,重點突出了他跟沈漫霓兩人感情穩定這點,如果沈秦硬要拆散他們,那付出的代價肯定很大。

再者說,沈秦又不是那種封建古板大家長,他對沈漫霓一直都是溺愛居多,之所以不同意,不過是怕自家閨女在霍承錦面前吃虧罷了。

“爸爸,我很喜歡霍承錦的。之前因為要瞞著你們,他受了挺多委屈,那兩次的外賣小哥和快遞小哥都是他。見到你們,我就把他攆走了,他絲毫沒有怨言,一直配合我。我——”

沈漫霓也開了口,這次她的態度也非常堅決,甚至一改之前躲在霍承錦身后的狀態,反而抬頭挺胸的看向沈秦,直視著親爸的那雙眼睛,哪怕沈秦的目光依然飽含著的怒意,卻也沒能讓她有絲毫的退縮。

沈秦大喘了兩口氣,腦子里“嗡——”的一聲,他知道自家閨女這是被吃得死死的,現在東窗事發,她根本沒有任何憂慮,相反還跟他表決心,估計滿腦子都是跟霍承錦的恩愛記憶。

“你住嘴,現在跟我下樓,等你大哥他們過來好好說。有你交代的時候?!鄙蚯刂苯悠鶘磽庾?,并且要把沈漫霓帶走的決心十分堅定,他是一秒都不能容忍親閨女再待在這里了。

感覺每跟霍承錦多待一秒,自家的親親寶貝智商就會往下跌一份,完全沒有理智可言了,多年前她粉男神的那股花癡腦殘狀態重新占領高地了。

要被帶走,沈漫霓就有些無措了,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霍承錦。

“沈總?!被舫薪趿⒖滔胨凳裁?。

“你也閉嘴!你們倆要還想在一起,就都給我閉嘴。你親爹親媽叫你下樓,你看他一個外人干什么?咋滴,怕我們害了你啊,你倆還只是談朋友的關系,就不能跟你爸媽單獨相處了是吧?就想一直跟他在一塊兒待著吧。我告訴你,沈漫霓,你現在不跟我們下樓,以后我就沒你這個女兒!”

沈秦剛聽他喊了個稱呼,就直接揚高了聲音讓他閉嘴,語氣十分嚴肅,甚至說到后面還越發嚴重了,斷絕關系這個威脅都出來了。

其實開頭第一句,他這意思還是有轉圜余地的,畢竟閉嘴了,就能在一起,這還是挺簡單的。

但是一看到沈漫霓跟他對視那樣子,沈秦的火氣就又冒出來了,完全不能冷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