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他這個親爹的面兒,還要求助的看向男朋友,胳膊肘往外拐的也太明顯了!

“爸,我沒有不想跟你們回去。我要走了,這不是得跟男朋友告別嘛,人家還在熱戀中啊,依依不舍不是很正常嘛?!鄙蚵匏布渚兔靼琢慫囊饉?。

得,她爸是吃醋了,絕對的!

“我先走了啊,你不要工作的太晚?!鄙蚵蕹逅踴郵?,就乖乖地跟在沈秦后面走了。

當然她最后這兩句叮囑,再次讓沈秦感到了不爽,卻也無可奈何。

沈漫霓跟著回去之后,沈秦卻又不說話了,獨坐在沙發上生悶氣,一副要人哄的架勢。

在回來的路上,阮溫已經輕聲細語地跟她交流過了,因此沈漫霓心里也有數了,見他生悶氣,立刻就湊上來哄他。

“爸爸,我聽媽說,你們剛剛是準備下樓吃飯啊。遇到了我這個不孝女才耽誤了,我剛剛叫了餐,你多少吃一點吧?!?

“我不吃,被你氣飽了,哪有心情吃!”沈秦立刻拒絕,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沈漫霓故意往他面前湊,沈秦就扭頭看別的地方,她再湊過來,總之就是要讓自己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不吃,哪有力氣教訓我???”

最后沈秦似乎躲累了,就這么看著她。

沈漫霓明知故問道:“你不理我,也不吃飯,不想有力氣訓我,那我走啦。不在您面前礙眼,說不定您的火氣還能盡快消下去呢!”

她邊說邊作勢要走,結果沈秦立刻喊道:“回來,你還敢給我走,狗膽不小??!”

沈漫霓立刻回去了,臉上又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充滿了討好的狀態。

很快餐車就送到了,沈秦和阮溫是在自己房間用的。

“你要吃點嗎?”阮溫還招呼了一聲。

“我吃飽了?!鄙蚵薨詘謔?。

沈秦明顯是還在生氣,因此就這么簡單的兩句對話,都再次惹到他了,只見他面露不虞的道:“招呼她做什么?人家剛約會回來,能吃不飽嗎?說什么笑話呢!”

沈漫霓嘆了一口氣,真的親爸生氣的時候,好難哄啊,什么都能往她談戀愛方面聯想,還讓她無法反駁。

第74章 雙管齊下

沈家三兄弟很晚才回來, 主要是沈酒今晚有慶功宴, 原本沈秦和阮溫也要過去的, 不過因為遇上了沈漫霓, 臨時不去了。

阮溫給他們仨發了消息過去,雖說兄弟三人知道沈漫霓跟霍承錦談戀愛之后,也是無比震驚, 恨不得立刻就趕回去,但是總不能真的把一起慶功的演奏團其他樂手扔下。

直到慶功宴終于結束了,三人坐在一輛車上,才開始探討沈漫霓的戀情。

“她可真的膽子大,把全家人耍得團團轉啊,明明男朋友就是個老男人嘛, 還放出□□, 說是小男生?!鄙蚓譜釹瓤?,他的脖子上還系著領結,似乎覺得太緊了, 沒等到酒店就已經扯開了。

“說起來每次提到戀情, 她都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架勢,的確是有貓膩的。并不是她不愿意說,而是不敢說, 心虛的很?!鄙蚣撾琶辛嗣醒劬?。

他們倆你一句我一句說得倒是挺多的,后知后覺的發現一直坐在副駕駛上的沈瑞池,竟然從上車后就一言未發,明明他對沈漫霓的戀情是最敏感的。

“啊, 錢崽要倒大霉了。大哥的怒火,我在這里都能感受到,應該說是大哥被騙得最慘吧?!鄙蚓撇揮傻醚溝土松艫?。

沈嘉聞點頭附和道:“大哥的低氣壓已經快化成實質了,家里第一個發現漫漫談戀愛的也是大哥吧,因為霍承錦給家里人帶來的心理陰影實在太大了,因此大哥應該想的是,只要不是姓霍的,是誰都行吧。結果偏偏就是姓霍的。嘖嘖?!?

“畢竟以漫漫那么癡迷霍總的狀態,跟其他人交往,還有理智可言,跟男神在一起,估計也不剩下什么智商了,完全被人牽著鼻子走了?!?

兩人的聲音壓低了許多,嘀嘀咕咕的依然被沈瑞池聽得清清楚楚,他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了。

“狗東西?!焙鋈凰峙牧艘幌倫?,這副咬牙切齒的聲音立刻讓后座的兩人閉上了嘴巴。

“待會兒下車后,你倆可不要被漫漫三言兩語就哄得點頭了,我們一定要統一戰線?!?

臨下車前,沈瑞池還不忘回頭叮囑了他們一句。

之后他便怒氣沖沖的走了,一馬當先,完全走出了一副上戰場的架勢。

“嘖,大哥這么兇,真的行嗎?他跟老爸湊一起,恐怕會把氣氛炒得很激烈哎,萬一引起錢崽的反抗怎么辦?漫漫哪怕已經成年了,中二病依然很嚴重啊,吃軟不吃硬,如果最后撕破臉了,說不定她直接跟霍總私奔了?!鄙蚓坡掏痰馗諍竺?,聲音里帶著幾分擔憂。

“的確,再說這次哪怕爸爸把她所有零花錢都扣了,所有的卡都停了,恐怕也阻止不了了,畢竟霍總有的是錢養她?;蛘咚等綣職終嫻惱餉醋雋?,霍總很有可能感到非常高興,畢竟他成了漫漫唯一的支柱了?!鄙蚣撾徘崽玖艘豢諂?。

“二哥,你怎么變了?我記得全家對漫漫談戀愛最不忌諱的只有我跟媽媽啊,你一般都是站在爸爸和大哥那頭的,畢竟你也把錢崽看得比較緊?!?

沈酒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不怪他有此疑問,主要是當初阮溫把龍鳳胎交給了沈瑞池和沈嘉聞兄弟倆撫養,所以大哥二哥雖然是哥哥,但有時候更像父母長輩一樣。

沈嘉聞眨了眨眼,輕咳了一聲道:“主要是因為我覺得霍總這人還行吧,雖然狡猾又心眼多,但是如果被他劃歸為自己人,那么就會守護到底?!?

“嗯?你確定你這話是在夸他嗎?”沈酒一時之間竟然沒聽出這究竟是嘲諷還是真的夸獎。

“走吧?!鄙蚣撾琶饗圓幌氪罾硭?,直接帶頭走。

“哎,二哥,你是不是被他收買了?還是被他強迫了,竟然說出這種話?!鄙蚓屏⒖套妨松俠?,可惜他二哥不想說的事情,是問不出來的。

兄弟仨站在電梯里,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顯然各懷心思。

沈嘉聞看著大哥那副氣勢洶洶的架勢,感到一陣頭疼,這事兒他本來是站在大哥和爸爸那邊的,畢竟沈漫霓和霍承錦之間相差的不是年齡,而是對人生的把控程度,如果說霍承錦的旅途已經是五顏六色了,那沈漫霓還像張白紙一樣,她絕對斗不過姓霍的。

不過他跟霍總聯手投拍的電視劇已經啟動了,并且進入正軌了,霍總是個相當大方而果決的投資方,從來不會短缺資金,只要是用在正途上,要多少給多少,另外說好了他不會插手拍攝就不插手,除了前幾次碰頭會,他跟主創們吃了幾頓飯,之后就再也沒有插手過,更別提往劇組里塞自己人了。

也正因此,他們這部劇找的全都是演技極好的人,哪怕有個別副導演想要走后門,那也得演技過關,否則休想把草包丟進來,連投資方大佬都不塞人,其他人更沒資格了。

一起共事之后,沈嘉聞對這位霍小叔有了更直觀的感受,自然而然印象就好了。

再加上他剛剛收到了一條霍總的短信,讓他一定要照顧好漫漫,如果家里人有任何不滿,可以沖著他發火,不要對她生氣,拜托他一定要控制好局面,招架不住了就給他發信息,他親自登門負荊請罪。

霍承錦這個老男人是真會說話,平時寡言少語的,但是關鍵時刻絕對靠得住,再次拉高了沈嘉聞的好感度,因此才有了他準備站在沈漫霓那邊的傾向。

只不過大哥現在這么生氣,待會兒恐怕還有一場惡戰啊。

沈影帝還沒盤算完,三人已經到了地方。

“啊啊啊,爸,媽是地主,我跟你是一家啊,你不能幫助她打我啊?!?

“怎么想說你爸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你剛剛對著姓霍的各種維護,不也是往外拐?沒資格說老子!”

他們還沒來得及敲門,就已經聽到房間里傳來的喧鬧聲,一身怒火的沈瑞池抽了抽嘴角,他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怎么回事兒?”沈瑞池皺眉。

“好像是在斗地主?!鄙蚓撇蝗范ǖ牡?。

“大哥,我覺得你還是把火氣收收吧,可能錢崽已經把爸爸哄好了,畢竟她就是這樣一個心機崽。如果爸爸站在她那頭,而你進去之后卻沖著她發火,爸爸可能反過來要罵你了?!鄙蚣撾諾男睦鍔暈⑺閃艘豢諂?。

錢崽的撒嬌功力依舊美如畫,真是棒棒噠!

“咚咚——”

“來啦來啦!”沈漫霓穿著拖鞋就一路小跑過來,還不忘對牌友們道:“啊,等我回來再發牌啊,我不信你們倆,肯定要作弊的——”

她喜笑顏開的打開門,然后一下子就對上了親大哥冰冷惱怒的臉,頓時甜美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嚶嚶嚶,為什么回來的這么快!她還沒把爸爸完全哄好??!

門關上,牌局也沒能再湊起來,沈瑞池坐在沙發正中央,冷眼看著沈漫霓,“說吧,有什么想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

沈秦也瞬間變臉,不再是剛剛打牌時那種換了輕松的氛圍了,而是也冷下臉,一副好整以暇等她解釋的模樣。

“能有什么交代的,就是我跟霍承錦談戀愛了啊。我好不容易跟我最喜歡的男神在一起了,完全是心想事成,萬事如意了,你們應該感到高興我終于得償所愿了嘛,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板著臉,好像我欠了錢一樣?!彼彀鴕瘓?,倒是還硬氣上了。

之前她哄著沈秦吃完了飯,就提出要斗地主,本來沈秦對她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肯定是拒絕了,但是有阮溫在一旁敲邊鼓,很快就達成了。

哪怕他們一家都沒什么牌癮,不過這玩意兒打幾把還是很有趣的,氣氛也不再是那么僵硬了,親爸對她也有笑臉了,還能開玩笑似的提到霍承錦,不再是那種對待階級敵人的狀態。

結果現在她大哥回來之后,一切的努力又是白費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她當然會有些焦躁。

“你高興了,他比你多吃了十年飯,而且又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心眼多,你看他之前先跟你二哥合拍電視劇,又跟我合作,甚至還和爸爸的生意也搭上邊了,這分明就是讓我們無法反對你倆在一起啊,以后肯定會挾恩圖報的,還有以后就算你倆結婚了,你也沒有那心眼跟他玩兒,說不定還得把沈家給賠進去?!鄙蛉鴣氐閃慫謊?,或許因為沈漫霓反抗了,他說的話就已經到了相對夸張的地步,有些危言聳聽了。

“大哥如果是害怕這個的話,完全沒有關系,他說了他個人所持有的股份,會變成夫妻共同持有。當然霍家的東西他不能動,但是屬于他的,全部都跟我一人一半,并且不要求我帶有任何的沈家財產交換?!鄙蚵尢餉此?,倒是一點都不驚慌,相反還輕輕揚了揚下吧,在場的所有人都能看出她臉上的得意表情。

“什么?他是為了哄你的吧?你知道的,男人為了哄女人開心,有時候會說出一些兌現不了的好聽話?!?

沈秦先表示驚訝,并且他作為過來人,還下意識地分析了一波。

阮溫輕輕挑了挑眉頭,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輕聲道:“嗯,你爸經常就這樣干,他說得都是經驗之談?!?

“他不會,之前他都把擬好的合同拿給我看了,只要我肯簽,我現在就是大富婆了啊?!鄙蚵摶∫⊥?,語氣中透著對他的完全信任。

沈秦頓時有些牙酸,對著阮溫嘖了一聲:“老婆,孩子們都在呢,給我留點面子?!?

“切,我說你不想霍總當你女婿,不會是怕他表現太好了,完全是個好男人,把你的風頭給搶走了吧?”阮溫白了他一眼。

“沒有的事情,婚前婚后哪里能一樣。我婚前說的話也都兌現了啊,等婚后啊,他的小尾巴就露出來了?!鄙蚯亓⊥?,明顯是感覺到了霍承錦的威脅,現在都開始不遺余力的抹黑他了。

“如果是經濟方面,完全可以放心,他根本不會坑我們家。至少他目前拿出來的誠意是如此,我如果跟其他人交往,恐怕也不會有人敢拿這種合同出來給我簽。而且合同上還有個股票保值一說,如果以后我們感情破裂,要離婚分家產了,我所帶走的東西價值不得低于現在股價的一半。他也坦白跟我說了,他不會以后耍賴,把股票故意做空,讓我空手走人的?!?

沈漫霓說完這段話之后,忽然就覺得底氣十足,立刻昂首挺胸起來,甚至還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完全不再是獨自站著聽訓的架勢了。

她這理直氣壯的樣子,忽然讓對面的人沒話說了,就連路上憋了一肚子牢騷的沈瑞池,都怔在了當場。

不過等他反應過來之后,再次是咬牙切齒的狀態,心里暗恨:這霍老狗騷操作也太多了,這一招直接是釜底抽薪了,讓他之前所有擔憂的理論,統統都站不住腳,而且還讓沈漫霓有了談判的倚仗。

“那個狡猾無比,詭計多端的霍老狗真這么說?”沈瑞池憋了憋,還是沒忍住,不由得低聲問了一句。

沈漫霓立刻瞪著眼睛看他,十分不滿的道:“大哥,你怎么能這么說他。他是非常聰明,也不能說狡猾吧。再說這還有假,到時候肯定要拿合同出來給你們看的,難道我一個人替他隱瞞,就能落得什么好處嗎?”

“我就是怕你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畢竟你當年迷他就不要不要的,現在恐怕變本加厲了。為了能跟他在一起,編一些瞎話唬我們,你又不是沒干過,之前的小男友誤會,不就是你一力促成的?”沈瑞池分秒不讓,說出來的話異常氣人。

沈漫霓輕哼了一聲:“都說了不會。我其實挺不明白為什么你們覺得他不行,他分明就很行啊。無論是經濟方面,還是感情方面,他對我都沒的說。唯一能讓人挑刺的,恐怕就是他比我大了十歲這點吧,不過我不覺得這是問題,我就喜歡大我很多的,如果不是他,那下一個說不定還大我二十歲呢!畢竟審美就擺在這里了?!?

“你敢!”沈秦猛地拍了一巴掌,顯然是被沈漫霓這一句話給刺激到了。

“找一個小叔叔輩的還不夠,怎么,你還想找個跟你爸差不多大的???”

“如果你們同意霍承錦了,那就沒有下一個了啊。你們要是不同意,那下一個指不定什么樣兒呢?說不定我自覺失去了人生摯愛,破罐子破摔了,咋辦?”

“小兔崽子,你還敢威脅上你老子了,我抽你!”沈秦氣得抓著拖鞋就要來打她,當然他這也只是做做樣子,畢竟剩下的幾個人全都攔著他。

屋子里亂成了一團,沈嘉聞砸了咂嘴,偷空給霍承錦報信。

——霍總,你真的厲害啊,我爸每次生出要打閨女的時候,都是因為你啊。

他這句絕對是實話,從沈漫霓要跟男神私奔開始,沈秦頭一次動怒,認真地想過要打她,后來他還沒沖到她跟前,沈漫霓就被嚇得嚎啕大哭,才讓沈秦歇了心思。

后來克扣沈漫霓的零花錢,比打她管用,沈秦就不再動手了,但是這次又沒忍住。

霍承錦很快就回復了:“房間號發來,我下去?!?

——不用,錢崽能搞定。全家最會哄爹的就是她了,你來了只會火上澆油。

沈嘉聞立刻發了一條過去,就把手機揣進了口袋里,不出他所料,很快沈漫霓就控制住了沈秦的脾氣。

“爸爸為什么要打我?我覺得好委屈啊,明明我的男朋友才貌雙全,對我各種體貼,我們倆還情投意合,根本就不是商業聯姻的那種各玩各的,但是你和大哥就是不滿意。那你們要我找一個怎樣的男朋友呢?是一個窮小子或者鳳凰男,我跟著他吃苦,或者一起帶著他啃老,就行了?又或者家里人給我安排一個聯姻對象,感情好不好不重要,反正結婚證領了,就休想離婚,永遠為兩家的利益捆綁做貢獻,除非其中一家不行了,才會解綁。爸爸要我過那樣的人生嗎?如果這樣能讓您和大哥滿意的話,那我就過好了,這個家養了我二十年,給我穿金戴銀,吃香的喝辣的,的確該我履行義務的時候了,嗚嗚……”

沈漫霓雙手捂住臉,立刻就哭腔爆發,各種控訴。

等她把手放下來的時候,眼眶紅了,眼淚珠子也吧嗒吧嗒往下落,顯然是真秒哭。

沈酒在心底嘖了一聲,湊到沈嘉聞的耳邊道:“二哥,你看錢崽這演技,絕了吧?!?

“所以才有導演看上她啊,不演戲虧了?!?

兄弟倆頗有些置身事外的意思,還開小差般的咬耳朵。

房間里除了她嚶嚶的哭聲之外,就是一片寂靜,其他人左右看了看。

“你哄哄她?!鄙蚯亓⒖貪芟掄罄?,悄悄地扯了扯阮溫的衣袖,對著她低聲說了一句。

結果卻得來阮溫的一個白眼,意思非常明顯,自己惹哭的人自己哄,她原本就好聲好氣的勸著,結果這對犟驢父子,非得搞得好像跟霍總有多少仇一樣,死活瞧不上他,還覺得人家心眼多。

“啊,我對他沒意見啊,你們可以繼續談的。爸爸一開始的確很生氣,但是后來跟你打牌的時候,心情已經完全好了,后面都是你大哥惹出來的事兒啊,你找他算賬吧?!鄙蚯睪蕓煬屯仔?,并且直接把鍋甩到了兒子身上。

沈瑞池都驚了,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看著他,眼眸里寫滿了無語。

這么快就丟盔卸甲了嗎?而且之前分明是沈秦反對的更多吧?

“大哥,你也要我過那種被人操控的生活嗎?”沈漫霓眼淚汪汪的看著他,看起來極其可憐。

沈瑞池立刻就心軟了,她都哭成這樣了,這讓他還怎么說出狠心的話來啊。

“沒有,爸都同意了,我還能說什么,你談吧?!彼餐仔?。

看到他點頭,沈漫霓幾乎瞬間就想笑了,但是她堅強的忍住了,不僅沒笑,反而哭得更兇了。

“嗚嗚,爸爸、大哥,你們對我太好了,我真的很開心,能夠成為沈家人……”

她著重捧了一把沈家人,把沈家父子心底那最后一絲不滿也給撫平了。

不得不說,沈漫霓真的非常了解自家的犟驢父兄了,如果跟他們硬碰硬下去,絕對沒有什么好結果,但是一味的服軟恐怕也達不到效果。

必須雙管齊下,才能看到成效。

她先是跟他們硬懟,把兩人的火氣都給惹了出來,之后又開始哭泣賣慘,最后用夸他們來收尾,環環相扣,相輔相成,最后達到了她的目的。

一家子好容易解決完這件大事兒之后,沈漫霓也沒去再跟林安然她們匯合,直接在這個酒店開了房,當然沈秦長了個心眼,怕他家閨女偷偷私會霍承錦,因此讓她開了個家庭套房,讓沈酒搬過去跟她住了,還讓沈酒住在外面的房間里,這樣沈漫霓就算半夜想跑也跑不掉,沈酒必定會被她弄醒。

龍鳳胎回到房間后,沈漫霓立刻去洗了把臉,敷上眼膜,她的眼睛都哭腫了。

“嘖嘖,錢崽,你這招真的妙啊,改天傳授一下,我以后要是觸了爸和大哥的逆鱗,也來這么一招?!鄙蚓圃伊訴譜?,直到現在他想起來剛剛的交鋒,都想為沈漫霓鼓掌。

“你不行,你能哭得出來嗎?”沈漫霓立刻搖頭拒絕。

“能啊,男人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如果你真到了要哭的境地,那你都不需要這些彎彎繞繞,直接哭就行,爸和大哥絕對舍不得你。啊,終于可以光明正大談戀愛了,你都不知道之前有多憋屈?!鄙蚵蕹ぬ玖艘豢諂?,直接躺倒在沙發上,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

“你累個屁,我看你是樂在其中還差不多吧。原來你的地下情人是霍總啊,我怎么都想不到?!鄙蚓瓢琢慫謊?,顯然是沒看出她有多累。

“你個單身狗嫉妒吧?!?

“那你要不要去找他?放心,我給你通融通融,不會跟爸爸說的。只要讓霍總送點小玩意兒給我就行啦?!鄙蚓撲勖骯?。

“不去,免談?!?

“我還沒說你就拒絕?真的假的,你不會是到現在都存著要跟他分手的心思吧?熱戀中的情侶不是無時無刻都想在一起的嗎?你這也太冷淡了吧?”沈酒懷疑的看著她。

“你用激將法也沒用。我看你這太熱情的架勢,就知道你要的不是什么小玩意兒,所以免談。再說我跟他的關系都從地下轉正了,以后多的是見面時間,你覺得還需要你通融嗎?”沈漫霓輕哼了一聲,完全不上當。

“切?!鄙蚓撇淮罾硭?,直接進浴室去洗澡了。

等他出來的時候,沈漫霓已經把眼膜給撕了,正翹著腳刷手機。

“酒崽,恭喜啊?!彼房聰蛩?,認真地說了一句。

“嗯?今天不是你大喜的日子嗎?怎么跟我道喜了?”他拿著毛巾邊擦頭發,邊有些欠揍的道。

“你演奏的現場視頻被發出去了,反響特別好,那個經常diss你蹭熱度的博主,臉都被打腫了。并且還冒出一堆扒皮貼,以后估計也吃不了音樂博主這口飯了?!鄙蚵廾桓平?,而是晃了晃手機。

沈酒立刻拿起手機查看,果然就見網上掀起了一片熱議,并且是替他正名的,這回已經是實打實的證據發出來了,視頻里還拍了前兩排音樂大師的背影,一一標注出來這些大師究竟姓甚名誰,還有人搬出了幾位大師在ins上夸贊沈酒的話,說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前途無量。

很顯然這種泰斗級別的大師們,根本不是靠著阮溫的臉面就能請出來說話的,完全是沈酒的本身實力過硬,讓這些大師們自動站出來說話。

@吃瓜群眾:啊,前一段時間一直diss沈酒(Jocker)音樂能力的博主@獨愛鋼琴翻車了,真是喜聞樂見。想必Jocker的傳奇事跡,大家都清楚,本來是鋼琴天才,但是因為愛好打游戲,就暫停了鋼琴訓練,反而出來打了兩年職業游戲,因此差點和家里決裂。

電競也拿了大滿貫,跟家人約定的兩年期滿,毫無留戀直接宣布退役,重回鋼琴界,但是這位獨愛鋼琴的博主,連續兩次diss他是裝逼,還直接說出長得夠帥了,靠臉吃飯已經足夠,沒必要打破頭□□格往音樂界擠,事實證明,人家不是裝逼,而是真的牛逼。

諸位音樂大師們的夸贊,我就不贅述了,已經放了圖上來。至于這位愛蹭熱度的博主,則被人扒出來,他是個音樂老師,之前是在某小學任教,后來辭職自己開了音樂班賺錢,并且在網上發布各種評價言論,因為曾經有兩次被他抓到裝逼犯,而被部分網友捧上神壇,而且嘴毒愛各種開噴,收獲了一票粉絲,還被人稱為“毒毒”。

但是事實上,這位自稱是出身音樂世家的毒毒,跟之前被他抓到的裝逼犯毫無分別,都是只有三分本事就開始指點江山,可惜這次踢到了鐵板上,原本以為扳倒Jocker能出一次大名,萬萬沒想到的確出名了,可惜是臭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