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走,不送~

——2333,這位毒毒真的可以競選本年度最搞笑人物了,自從被扒皮之后,瘋狂掉粉絲,嘖嘖。

——人以類聚啊,那些之前一口一個“毒毒超棒”的粉絲們,現在粉轉黑,戰斗力不是一般的強哈哈哈哈,真的笑死。

——臥槽,同人不同命,是金子在哪兒都會發光。再次發現上帝在創造沈家人的時候,肯定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只用兩年時間打電競就能拿大滿貫,回來彈鋼琴還能很快恢復狀態,直接去音樂之都開演奏會,牛逼。

——哎,我就是個湊數的。

——啊,jo崽啊啊啊,麻麻愛你!

——完了,Jo粉們又開始狂歡了,最近Jocker在電競圈口碑有點糟糕,就是因為明明退役很久了,新賽季都打了,jo粉們還一直瘋狂的舞,一粉頂十黑,結果今天誰都攔不住他們了,舞的比之前更兇了。

——jo粉:誰讓我們崽牛逼呢。有本事你也舞一個啊。

沈酒大概刷了兩條推送內容,又看了前幾條熱評之后,基本上那位蹭熱度的博主已經涼透了,當然事態發展的這么快,幾乎順理成章一步到位的把這位博主踩在腳下,肯定是沈家人運作了,否則不可能這邊視頻發出來,那邊幾位大師就都夸贊他,并且連博主的身份都被披露了出來,這些都是要提前通過氣的。

“我聽說你家霍總涉獵了機器人的新興產業,我想搞一個,真的不幫我?”沈酒靠在沙發上,輕聲問了一句。

沈漫霓挑了挑眉頭,上下掃了他一眼,然后勾著唇角笑得有些曖昧:“怎么,長夜漫漫,寂寞難耐,想找個機器人小姐姐陪伴?”

“胡說,你這個色女,想哪兒去了。我是那種缺女朋友的人嗎?我想知道機器人究竟發展到哪一步了?聽說很先進了,我想找個機器人管家啊,幫我關關燈什么的?!?

“呸!想得倒美,讓機器人幫你關燈,你不如去安個??仄?!”沈漫霓白了他一眼,立刻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沈酒撇了撇嘴,兄妹倆都沒說話。

不過很快她就知道,沈酒報復她了,因為她也在熱搜上掛著了。

@沈酒-Jocker:今天很高興能夠和演奏團一起表演,再次彈鋼琴,感覺也不一樣,新鮮又有活力,之前心里的擔子也沒有了。在這里,我可以高聲宣布,我沒有給沈家拖后腿。@沈漫霓錢崽,現在只剩你還在咸魚了,如果畢業后混不好的話,估計得繼承家業了,憐愛你三秒鐘。

——6666,我懷疑jo崽原本沒想發微博,不過就是為了diss錢錢,才特地發的。

——哈哈哈,不要拆穿他啦!jo崽這么善良,怎么會故意欺負錢錢,那肯定是誠心的啦!

——左等錢錢的回復。

——打起來,打起來,圍觀群眾喊得聲嘶力竭。

——沈家咸魚底層:沈錢錢,如果混得不好就得回家繼承億萬家財的現實版。

沈漫霓:????

小兔崽子,夠狠。

第75章 準老板娘

“哎, 錢崽, 你說是不是因為家里人對你太寵愛了, 才導致你現在的境況, 一事無成沈漫霓,繼承家業沈漫霓?!鄙蚓仆耆且桓鋇檬さ謀砬榭醋潘?,整個人身上都透著一股志得意滿的狀態, 就更加欠揍了。

“呵,沈家的家業我還看不上呢,我嫁給霍承錦之后就相夫教子,當家庭主婦,我跟你們拼另一半!”她一時半會沒想出反駁的詞來,畢竟沈酒說的是事實,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 的確沈秦的四個子女里面,沈漫霓還屬于前途未卜的狀態,不像頭上三個哥哥, 都已經在各自的領域有了很好的發展。

情急之下, 她竟然用“拼另一半”來反駁的點,實際上說完之后,連她自己都覺得丟臉。

“錢崽, 你也不用破罐子破摔到這個程度吧?!鄙蚓瞥聊似?,有些難以置信的道。

“誰說破罐子破摔的,我說的是事實啊,有本事你反駁我啊, 你們有另一半嗎?”反正丟臉的話已經說出去了,她堅決不能退縮,立刻抬頭挺胸,一副頗為驕傲的架勢叫囂道。

那當然是沒有的,說起來兄妹四人,沈漫霓年紀最小,偏偏她現在是有伴的人了,其余三位哥哥目前都是單身的狀態,連另一半都沒有,怎么跟人家比。

“出息,追我的人多了,你看看網上這些喊我jo崽的,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你家霍總給淹死?!?

“呸,我國重婚是犯法的,這些人沒一個是你的伴兒??鑾藝廡┏蹲派ぷ雍澳鉰o崽的人,都是媽媽粉,把你當兒子看的,怎么可能是伴侶,你昏了頭吧?別嘚瑟,酒崽,你也不咋地!”沈漫霓冷哼了一聲,完全靠著自己的厚顏無恥扳回一局。

“我是不咋地,拼伴侶也拼不過你,那你有本事把這理由寫上去啊。你說我雖然干啥啥不行,但是以后要以當好霍夫人為目標,奮斗終生,你看網上有沒有噴你的?!鄙蚓乒W挪弊雍傲艘瘓?,兩人鬧得不歡而散。

等沈漫霓洗漱完,回了里面的房間時,對著手機上他發的那條微博憂愁起來。

啊啊啊,熱度并沒有下去,相反網友們還像是找到了有趣的點一樣,開始頑梗了,弄得熱度越來越高,不少網友們都加入進來調侃她繼承家業一事。

她愁的頭痛,立刻向霍承錦求助:啊啊啊,酒崽在微博上發的那句話,我該怎么反駁才能壓制住他,你有沒有好主意?

霍承錦正在開視頻會議,手機的微信提示音忽然響起來了,當然一起與會人員猜測,boss肯定要調成靜音,一切等會議結束再說。

哪里想到他拿起手機之后,竟然在手機屏幕上十指翻飛,分明就是在打字,跟人聊天。

地下情人:你說你有男朋友,他沒有,就能贏。

沈漫霓:……

如果她心底的疑惑能夠具象化,估計此刻她滿腦袋都頂著問號了,啊啊啊,萬萬沒想到霍總也有這樣不正經的時候,雖說跟她之前反駁沈酒的理由撞上了,但是這讓她怎么往微博上發,那不是自爆自己不是單身嘛。

快樂的富婆:我目前還在拍攝節目啊,網友們關注度很大,要是自爆不是單身,會有點麻煩,等結束了再說。

地下情人:啊,我好容易在你家人面前不是透明人了,現在又要繼續在網友們面前裝透明嘛,果然我還是太拿不出手了吧。

沈漫霓看到他這句話三分抱怨,七分撒嬌的話,嘴角都跟著抽了起來。

她都不知多少次要感慨大哥給霍總起得外號太貼切了,霍老狗是真的狗。

快樂的富婆:沒有啊啊啊,我最怕爸爸和大哥知道,他倆都接受了,我還怕別人做什么。網友們又不給我零花錢,控制不了我的經濟命脈,我為什么要害怕。我只是覺得等節目結束后再放出消息比較好,這樣也省得我們麻煩啊,現在我這個嘉賓狀態,其實屬于半公眾人物吧。

霍承錦看著她發了好長好長的幾行字來,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眉眼間的笑意帶著無盡的溫柔。

瞧,小姑娘就是好哄,這么輕松就把她的承諾給騙來了。

那些開視頻會議的與會人員,看著屏幕里微笑的boss都僵在了當場,心里滑過一萬句:臥槽,這踏馬什么鬼。

幾乎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不對,甚至連做夢都沒想到,他們的boss會和人家發信息然后笑了,而且還笑得這樣溫柔親和,不是冷笑更不是嘲諷,就是好似坐擁美夢的笑容。

其中有兩位女性主管,更是覺得心跳加快,啊,美男微笑,致死的迷人啊。

地下情人:你說的啊,不許耍賴,等節目結束就宣布,拍攝全部結束了,播放的話還有最后兩期。很快了。

地下情人:說起來,你先把給我的備注改了吧,我們都轉地上了,就不要地下情人了。

沈漫霓絲毫沒察覺到老男人的套路,甚至還覺得他的要求很正常,飛快的改完后還給他截了個圖。

快樂的富婆:好了,心肝寶貝。

截圖是他們倆的對話框,最上面的備注只有四個字:心肝寶貝。

霍承錦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開會,緊盯著手機,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媚,最后竟然直接笑出了聲,情緒完全外露,足見他現在有多么開心。

“心肝寶貝?!彼蛻盍艘槐?,心里感嘆著他家小彩虹的殺傷力真的超絕,能讓他一個老男人都升起了幾分害羞的心思,耳朵都有些充血。

“咚——”一聲脆響,顯然是什么東西摔碎了,霍承錦這才從這種被蜜糖包裹的氛圍中清醒過來,抬頭一看似乎才記起自己還在開會。

“啊,對不起,手滑了杯子摔碎了?!逼渲幸晃恢鞴芰狼?。

實際上不是手滑,而是被嚇得,媽呀,boss笑得那么蕩漾,真的沒有問題嗎?

這位主管還是個老員工,很早就在公司干了,從來沒見過霍承錦笑得這么開心過,哪怕是簽下了上億的大訂單,公司里整體都洋溢著喜氣洋洋的氛圍,大boss都是寵辱不驚的狀態,甚至還非常冷靜,好像這億萬的收益在他眼里都不算錢一樣。

但是現在他卻笑得這樣開心,還把工作都忘到腦后了,看樣子之前有員工猜測快有老板娘了,很可能是真的,不然很難想象,能有什么事兒,讓老板這么高興。

“先休息,稍后再繼續?!被舫薪踔淮掖伊糲掄餼浠昂?,就直接切斷了視頻,直接黑屏了。

其他主管也只能聽從指揮,哪怕他們之前正探討到最重要的地方,卻也不得不暫停,當然這幾位主管心有靈犀都選擇了去另一個沒有大老板的群里瘋狂吐槽。

大家都看出來了,這位未來老板娘很得大老板的喜歡,竟然能把霍總迷得這樣暈頭轉向,頗有幾分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意思。

當然霍總要了這中場休息的事情,什么大事兒都沒干,就是去哄女朋友去了,等到哄完之后,已經半小時過去了,才又接通了視頻會議,進入工作狀態。

事實上主管們吐槽的很正確,并且這種現象在準老板娘正式入職之后,越發頻繁起來。

天大的事情遇到哄老婆,霍總也完全選擇后者,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

雖然沈漫霓說好了,等節目播放結束,他們再公開,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她和霍總的情侶關系就暴露了。

說來也真的巧,他們的暴露不是有人故意為之,而是完全無意的。

起因是一段國外的街頭采訪,專門在路人里面找一些孩子詢問問題,結果有一段取景地就在他們之前住的酒店那里,恰好出現了沈漫霓和霍承錦的畫面,兩人手挽手走在路上,看著特別親密,她還抬頭沖著他笑。

他們不是主持人也不是受訪人,自然是背景板,不過就算是背景板,因為電視臺的攝影設備特別好,哪怕是路人,他們的臉在某些角度也拍得清清楚楚,在加上兩人外貌都極其優秀,沈漫霓那天還打扮的那么精致,自然會引起部分人的注意,緊接著就被認出來的人發到了網絡上,立刻發酵了起來。

@吃瓜看戲:臥槽,我有點不敢認,你們看看這是不是沈漫霓和霍總?。?!

附圖六張,全都是那段國外街頭采訪的截圖,并且背景里面的二人還被人用紅框給圈出來了。

——臥槽,是的?。?!

——以我多年追蹤愛豆的探照燈神眼,我確定的告訴大家,是他倆!愛豆把自己裹成個粽子我都能認出來,他們倆外形這么好,更不用說了。

——博主,哪來的?他倆公開了?

——周圍都是外國人,應該是在國外,我就說以《千金》現在紅火的程度,沈漫霓在國內不敢不做任何偽裝就上街。

——啊啊啊,這是國外一檔脫口秀搞得街頭采訪,2333,這是什么沙雕被迫官宣方式??!

——臥槽,這就直接爆了他倆,手挽手靠的這么近,還笑得這么甜,戀愛關系穩了吧?

——此處@沈漫霓 ,錢崽,你現在啥心情啊。是總算跟男神在一起的激動,還是被曝光的郁悶?

——別@沈漫霓了,她之前被Jocker嘲笑只能繼承家業,到現在都沒回,大家給點面子,不要@沈漫霓 ,我們錢崽@沈漫霓也是要面子的。乖,出來說一聲,你是不是跟你男神在一起,好讓粉絲們安心。

——麻麻,我磕到真的了!兩人站在一起好配啊,沈漫霓真的不愧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啊,身上這一套裝扮又是幾千萬打底,穿了一棟房子在身上。

沈漫霓還在睡夢中,就被林安然的奪命連環call給呼醒了,經過她的提醒,打開了微博一看,熱搜第一就是她和霍總的名字,當場就被嚇醒了。

“崽啊,你怎么這么不小心!我真是服了你了,那天還讓我們仨給你兜底,害得我們去網紅餐廳打卡,怕露餡最后都沒敢拍合照,只是拍了拍環境,結果你當天在電梯里被你爸媽撞上,隔幾天又被發到了國外的綜藝節目上,現在全網皆知你倆有一腿,你說你圖啥??!”林安然的聲音揚高了許多,分明就是透著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早知道她們當初就該多多發合照,反正該暴-露的不該暴-露的,全都被曝光了,她們那么謹言慎行的,完全是多此一舉。

“啊啊啊,我怎么知道啊啊啊啊,為什么會這樣。之前被家里人知道,我就已經快被嚇得心臟驟停了,現在又被網上曝光了,你說我圖啥!”沈漫霓直接開始抓頭發,顯然是頭疼不已。

林安然被她給氣笑了:“這明明是我問你的話,你倒是反過來問我了,我怎么知道??!不過曝光了也好,反正拍攝任務結束了,接下來兩期正常播放之后,我們就可以做回普通人了,不用再維護自己的公眾形象了。你知道我有多久沒去酒吧勾搭小狼狗了嗎?人生寂寞如雪?!?

她邊說還邊悵惘的嘆了一口氣,顯然是十分不甘心。

沈漫霓立刻白了一眼:“得了吧,我做回普通人還差不多。你不是要當大明星嘛,二哥都跟我說了,他跟霍總合拍的玄幻仙俠劇,選了你當女二號,合同都簽了,你也快進組了吧?”

“嗯哼,什么都瞞不過你,但是我又不是沖著大明星去的?!繃職踩緩奔鈉派ぷ雍哌罅肆繳?,一副甜膩膩撒嬌的意味。

“沖著小狼狗去的?劇組里應該不少帥哥吧?”沈漫霓嘿嘿一笑,調侃的問道。

“不是,沖著大狼狗去的?!?

“嗯?”她不解。

林安然輕笑了一聲,低聲道:“沖著你二哥去的,有沈影帝在,小狼狗們當然統統靠邊站啊?!?

“真假的?”沈漫霓完全是吃驚的狀態。

“當然是真的,說起來也是你給我的勇氣。你跟霍總差距那么大,那樣高高在上的男神都能落到你的懷里,憑什么我不可以!況且我和嘉聞哥哥的差距也沒有那么大??!”

林安然說完之后,就笑出了聲,光從這聲音都能聽出來她的花癡狀態,當真是無藥可救了。

“哎,我剛剛還說幸好是拍攝完了呢,你收到節目組的消息沒?導演竟然商量想要再來一期,肯定是沖著你的戀情熱度?!繃職踩磺崽玖艘豢諂?。

沈漫霓也看到了消息,立刻皺著眉頭道:“肯定拒絕啊,合同上約定好的期數都已經拍完了,我又不是藝人,更不靠這個通告費吃飯,沒必要再多此一舉,到時候要是引出別的麻煩來,反而不美?!?

她的話音剛落,聽筒里就傳來林安然的咂嘴聲:“嘖嘖,現在說得這么斬釘截鐵,當初你接這個節目,不就是為了通告費給的又快又多,你要是不缺錢,根本不會接好嗎?”

“此一時彼一時,反正我現在不缺錢!”

“是是是,你可是未來的霍太太,霍總手里的錢那真是數不勝數,前途無量,連我爸都說他是金龜婿,恨不能化成女兒身親自去釣?!繃職踩豢肆驕渫嫘?。

沈漫霓被她逗樂了:“你讓叔叔別著急嘛,霍總已經是我的了,朋友夫不可欺啊,不過我二哥完全不差好嗎?霍總可沒拿過三金影帝,粉絲更沒我二哥多?!?

“有你這句話就好,到時候多撮合我們啊,你二嫂的位置我預定了!”林安然最后一句話,說得豪氣沖天,好像真的預定了就是她的一般。

等掛了電話,沈漫霓還有些沒回過神來,半晌之后才砸了咂嘴。

“啊,我發現我的朋友們跟我處的好,是不是都沖著我身邊的親戚???”她忽然感慨的問了一句。

畢竟劉詩語跟她關系好,結果和她小叔成了一對,林安然就更不用說了,她跟沈漫霓更是幾乎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完全形影不離,雖然早就知道林安然喜歡二哥,但是一直處于小迷妹粉絲的狀態,現在終于想通了要下手了嗎?

沈漫霓對著越來越高的探討熱度,不由得嘆息起來,她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幸好提前跟家里人說過了,否則如果她爸和大哥是在網上曝光之后,才知道的話,估計會更加生氣,哪怕她再用苦肉計,都毫無作用了吧。

正想著,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是霍錦鯉,她立刻接通了,當然首先就是跟他匯報被曝光的事情。

“沒關系,正好還省了我讓公司公關想公開文案,這樣就正好,而且我讓公關隨時關注著,謹防有人渾水摸魚帶壞節奏,大部分人都說我們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是好事兒啊。不用太擔心?!?

跟她的慌亂相比,霍總就太鎮定了,他的口吻十分輕松,甚至還有一種給他省錢省事的感覺。

沈漫霓一時之間沒跟上他的思維,不由得眨了眨眼,之后才道:“不對啊,我們之前說好了,等節目播放完畢再公開的嘛,這不是打亂了我們的計劃?”

“其實就差兩期沒播而已,況且都拍完了,哪怕有我出場的畫面,但是我們在鏡頭前并沒有什么奇怪的表現,不怕他們作妖,更沒有新的拍攝了,所以播不播玩沒多大差別對不對?你只要記得,現在網上全在祝福我們百年好合就行了?!被糇苕告傅覽?,他在哄人的時候,聲音溫柔似水,完全像是著名的男聲優上身,好聽又有磁性,讓人沉溺其中,不知不覺就跟著他的步伐走了。

“也對,反正節目組都不能跟拍了,我完全是個自由身了。諒節目組也不敢胡作非為,畢竟我可是后臺很硬的人?!彼布渚捅凰搗?。

“那是當然,我想你了?!?

上個話題說完,霍承錦瞬間就說出“我想你了”,把沈漫霓弄得心頭一熱。

雖說沈家人已經同意了他們倆交往,但是沈漫霓自從那次攤牌之后,就沒機會再跟他見面,主要還是家人看得有點嚴,她爸和她大哥最近輪流在家,也不說明令禁止她出門,但就是透出來的氛圍,讓她無法出門約會。

“我也想你了,你今晚幾點下班?”沈漫霓沉默片刻,才輕聲道,明顯是要約會的架勢。

“你能出門嗎?”他的語氣透著幾分弱氣的意味,充滿了擔憂。

“能,當然能!肯定能!”沈漫霓一口咬定,還頗有一副誰敢不讓她出門,她就跟誰拼命一樣。

霍承錦挑了挑眉頭,低聲應了一句:“好,那就不要等到晚上了。未來老板娘有沒有興趣來參觀一下自家公司?”

“好啊,如果老板能抽出一點點的個人時間就可以啊?!?

“來吧,今天哪怕天塌下來,我都陪你?!?

掛了電話之后,沈漫霓立刻興奮的從床上一躍而起,赤著腳就沖到了衣帽間,開始一件件挑衣服。

“啊,這件不行,太過華麗了,我可不能讓員工們覺得老板娘盛裝出席,明顯是露怯?!?

“這件也不行,太素了,我得有氣場啊?!?

“裙子?還是西裝套裝?啊啊啊……”

不過十幾分鐘而已,偌大的衣帽間已經被她掃過一遍了,原本疊的整整齊齊的衣物,全都亂七八糟的,還有幾件衣服已經癱在地上了,很明顯她有些緊張。

看著猶如遭了賊一樣的衣帽間,她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最后決定不苦惱了,直接打個電話給造型師,很快就搭配出了一套讓自己滿意的行頭。

沈漫霓哼著歌下樓的時候,沈秦就待在家里捧著手機正斗地主,還時不時的傳來提示音“要不起”這種,結果一見到她下樓,沈秦立刻就放下了手機。

“要出門?”

“對?!?

“去哪兒?”沈秦瞬間就抬頭看向她,一副高度緊張的樣子。

“約會,去視察男朋友的公司。爸爸,家里司機在嗎?如果不在話,我就打電話給承錦,讓他派人來接我?!鄙蚵匏檔夢薇人吵?,而且絲毫沒有迂回的意思。

沈秦頓時覺得牙酸起來,覺得她這個態度實在是過分,不由得問道:“你直接喊他承錦?”

從霍小叔轉變成承錦,未免也太親昵了吧,落在他的耳朵里,實在是有些膩歪。

“在你們面前肯定是喊得要生疏一些,私底下喊得更親熱啦?!鄙蚵耷嶁ψ嘔恿嘶郵?,一臉甜蜜的表情。

她不僅沒理解他的意思,還更加火上澆油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