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這意思,你喊他承錦,不覺得別扭嗎?”沈秦的臉色黑了幾分。

“啊,是有些別扭。”沈漫霓點點頭,轉而笑得眉眼彎彎:“我平時也不這么喊,高興時就喊他霍錦鯉,不高興時喊他霍衰仔,膩歪的時候還會喊他心肝寶貝。爸爸,您就別問了,年輕人熱戀期的稱呼總是讓旁人有些反胃的啦。要不我自己開車去吧?”

她說完之后,沈秦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的確很反胃。

并且心情還很不好,如果沈漫霓不這么直白的說去約會,而是找個借口出門,他還可以找別的事情留住她,比如說陪他打牌,但是她直接說了,而且語氣十分堅決,完全沒有轉圜的余地,他就不好再留下她了。

“讓司機送你去。”

“拜拜,爸爸,今晚不要留飯給我啊,我可能會晚一點回來。”

“九點鐘必須到家啊。”沈秦立刻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顯然這個門禁時間讓沈漫霓不滿意,她立刻表示:“不行,我高中晚自習都沒這么早,十一點吧,我很久沒見他了,有很多話跟他說。走啦!”

她自己決定之后,也沒等沈秦的反對意見,就直接沖了出去,只剩下老父親望著她歡快的背影久久出神,最后長嘆了一口氣道:“女大不中留啊。”

臉上的神情無比悵惘。

很快沈家家庭群里就有一條新信息。

父皇:老子生了三兒一女,結果一個別人家的女兒都沒拐過來,我自己的女兒先被別人拐走了,你們三個不孝子真是太沒用了!

大皇子:……

二皇子:……

三皇子:……

沈秦的三個兒子表示很無語,小妹戀愛技能滿格,他們能有什么辦法。

可別忘了,這小姑娘上初三的時候,就知道拿著銀行卡追在男神屁股后面,要跟人家私奔的啊。這么一想的話,似乎得了沈秦風流基因的人,正是沈漫霓。

***

“咦,老板下樓了。”

“是要下班嗎?啊,大老板走了話的,今晚我們也不用加班太晚了,感謝蒼天大地日月星辰,我最近加班到瘋了。”

“不是吧,大老板在一樓等候區坐下了,明顯是在等人,誰這么大的牌面?”

“一樓前臺匯報,霍總正在看手機,并且還偶爾能露出微笑,目測心情不錯。”

“OMG,是哪個好心人哄好了大老板?天知道他從國外回來之后,心情有多糟糕,已經打回去十幾份策劃案了,而且板著臉生人勿進,每天都加班到半夜,讓人頭禿。”

霍承錦在上班時間,忽然從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下來,在一樓等候休息,這種不尋常的舉動,立刻在除了高層的工作小群里引起了一陣騷動,不時有人匯報。

“有輛豪車進來了,陌生的車牌,但是是典藏款勞斯萊斯,果然是大有來頭的客人。”

“高跟鞋!美女!”

“臥槽,是沈漫霓?。?!”

群里有現場人員正在實時直播,這一句匯報來人是誰的話之后,群里徹底瘋了。

“媽呀,老板娘來了!”

“臥槽,看到真人了,又瘦又美!”

“我第一次看到她穿職業套裝的樣子,一看是C家的。一套衣服六位數,我做夢都買不起的那種,絕美啊啊??!”

“老板迎上去了!”

“老板笑了,老板笑了!天吶,今天是我司值得載入史冊的一天?。?!”

之后很長一段時間,群里沒人說話了,安靜如雞。

“人呢?繼續匯報?。?!怎么都消失了?”

“你們在低層樓辦公的還是不是人啊,我們就等著實時直播,你們竟然都消失不見了?”

“當然是去看真人了,誰還給你直播啊。”

沈漫霓下車的時候,就看見霍承錦從里面迎了出來,她小跑了兩步,立刻甜甜沖他一笑。

不過因為這是他工作的地方,終究是沒好意思太親昵,倒是有些矜持的架勢。

“走,我帶你去參觀一下。”霍承錦回以一笑,倒是態度尋常,還抬起胳膊示意她。

沈漫霓有些猶豫,男人就直接攬住了她的肩膀,相當于是半摟著她的狀態往前走。

“沈小姐好。”首先他們先遇到了前臺,前臺幾位姑娘全都揚起最熱情的微笑,禮貌的沖她點頭打招呼。

一路上打招呼的人絡繹不絕,而且都是滿臉笑容,整個精神面貌極佳,沈漫霓也沒那么緊張了。

霍承錦帶著她去了重點項目的樓層參觀了一下,甚至她還看到了沈酒之前心心念念的機器人,主打的是陪伴和預防急癥這一塊,為了獨居的人所做的。

“現在獨居的人太多了,不止是孤單,還有如果突發急癥暈厥的話,會很困擾,全世界每年都有人因此而離世,甚至他們的遺體都要過很久才能被發現。因此我才想往這方面發展,機器人的前景很客觀,我司提供醫療方面的專業知識,跟其他公司合作研究這款家用機器人。”

霍承錦輕聲給她解釋,他在提起工作的時候,整個人都非常認真,而且為了照顧女朋友不懂這方面的知識,因此全程沒用專業術語,都是講的大白話,簡單易懂。

“你好,boss。”那機器人外觀還有些丑,就是一堆鐵構造的,它的底座撞了滾輪,看到霍總之后就滑了過來,還跟他打招呼。

“你好,這位美麗的女士,我是一號,很高興為您服務。”緊接著那小機器人又對著沈漫霓開口了。

她眨了眨眼,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畢竟她不知道這個機器人究竟開發到哪一步了,又有哪些服務。

“您累嗎?需要我帶您去休息嗎?這里還有上好的下午茶哦……”這個一號很顯然是個話癆,巴拉巴拉就沒停下來過,還領著沈漫霓去旁邊坐了坐。

“走吧,它還沒開發完全,等下次功能完善了,再帶你來看它。”霍總攬著她往外走。

“boss、美麗的小姐,再見。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一號竟然對著他們的背影開始唱起歌來,直接把沈漫霓給逗笑了。

沈漫霓的到來,顯然讓整個公司都瘋狂了,包括各個項目組都一樣。

薛杰作為其中一個醫藥項目組副組長,自然也是收到消息了,不同于其他同事們的狂歡和躁動,一個個全都忘樓下沖,想要近距離跟未來老板娘打招呼,他完全是一個異類。

從收到消息開始,他整個人就僵住了,像是一座冰雕一樣,緊接著就開始瘋狂翻閱工作群的相關討論消息,他的幾個私人同事小群里,已經分享了不少照片,全都是兩個人各個角度的照片,但是無論哪一張,都能看出這兩人恩愛異常,并肩而立的模樣,當真是網上說得金童玉女。

“薛哥,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老板娘???”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薛杰這才回神,扯著嘴角道:“不是說老板娘視察工作嘛,我們組是重要項目組,肯定會到我們這里來的,不用多跑一趟。”

“視察結束了,老板帶她去的都是相對有趣的項目組,特別是在機器人那里停了許久,現在已經上頂層了,我們再不去看的話就沒機會了。老板娘真漂亮啊,難怪大老板最近開會心不在焉,總是看著手機笑,原來是因為跟女朋友聊天啊。你之前都在國外的分公司研究項目,都不知道大老板平時有多兇啊……”

同事再說什么,他已經聽不到了,薛杰的腦子暈暈乎乎的,直接站起身就往電梯里沖。

“喂,等等我啊,剛剛還無動于衷的,怎么這會兒這么激動了?”同事在后面追,但是電梯卻已經超載了,只好不甘心的下去了,不過電梯門合上之前,他對上了薛杰蒼白如紙的面色,心里不由得犯嘀咕,這哥們兒是受什么刺激了,別再出什么問題吧?

薛杰其實不想上來的,也不想再跟沈漫霓見面。

網上傳出沈漫霓和霍承錦在談戀愛的消息時,他就已經心死了,作為她的前男友,在節目里被她提起過,甚至還被發了好人卡,他應該沒什么遺憾了,畢竟年少時的愛戀沒能走到最后,很正常,雖然不甘心,卻也毫無辦法。

用句有些矯情的話來說,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他和沈漫霓就是如此,高中時候的初戀,像蘋果一樣,有些青澀卻也甘甜,可惜他的自尊心太強,現在想想完全沒必要,窮小子富千金也能終成眷屬,只要窮小子努力奮斗,也可以給富千金一個美好的未來。

可惜他那時候不懂,生生地錯過了這段戀情,兩人在某個交點相遇又錯開。

他之前回國后,精心準備了禮物,想要在她二十歲生日時送給她,最后卻被拒絕了,并且他知道他沒有機會了。

可是他怎么都沒想到,她的新任男朋友會是他的大老板,那個他只遠遠見過幾面卻又運籌帷幄的大老板。

公司對他很好,他畢業時殺出重圍才進了這家公司,之后憑借自己的水平一路往上,但是剛剛同事說的那幾句話,卻忽然點醒了他,讓他的心里有了其他的猜測。

電梯門再次打開的時候,薛杰的臉色已經恢復了不少,至少比之前冷靜許多,甚至還帶著幾分破釜沉舟的意思,可惜他們這波來晚了,大老板和老板娘已經進了總裁辦公室,開始二人世界了。

“啊,好可惜啊,早知道我就不要猶豫了,趕緊過來看了,也不知道下次老板娘什么時候來了。”

“的確很可惜啊,錢崽超美的,比電視上還美!”

幾個職員湊在一起聊天,惋惜的人還有不少,至于親眼所見的人則有些炫耀的意思。

薛杰撥開人群,大跨步往前走。

總裁辦公室外面是秘書處,霍總的助理們都在此處辦公,此刻看到薛杰這一臉來勢洶洶的樣子,立刻有人問道:“薛副組長,您有什么事兒嗎?”

作者有話要說:真的快結局了,匯報一下哈,大概明后兩天收收尾,然后開始寫結婚和婚后番外,至于配角們的番外我可能會寫個一兩篇,應該不會太長,就醬~

 

 

第76章 結局 番外

薛杰根本理都不理, 直接就往總裁辦公室沖。因為總裁辦公室外面都是助理們, 閑雜人等肯定會被攔下來, 所以霍承錦完全沒有鎖門, 這也恰好方便了薛杰,他將門把手一擰,就輕松的沖了進來。

沈漫霓和霍承錦正湊在一起吃下午茶, 高級特助知道老板娘來了之后,就飛快的備好了茶點,還是女生們喜歡的草莓蛋糕,茶水也有好幾種,除了咖啡之外,還有奶茶, 明顯是點的外賣, 簡直太貼心了。

“薛副組長,你不能進去。”后面立刻有助理追了過來,但是根本沒攔住,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沖進去。

“對不起, boss,沈小姐,薛副組長忽然沖了進來。”

“沒事, 你出去吧。”霍承錦揮揮手,讓人出去了。

特助離開的時候,還順手把門關上了,顯然他能當上特別助理, 這眼色十分厲害,一下子就看出了薛杰沖進來肯定不是為了公事,而是為了私事,還是沖著老板娘來的。

沈漫霓見到薛杰的時候也很驚訝,畢竟萬萬沒想到能這么巧的碰上,她還以為上回送花不成功,就是她跟薛杰的最后交際了。

“霍總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漫漫的前男友?”薛杰一開口就丟出一個炸彈,把她炸得有點莫名其妙。

“薛杰,你搞錯了吧?”她皺著眉頭道。

薛杰跟她同校但是不同年級,是她的學長,其實這段早戀的時間非常短,持續不到兩個月,要不然以沈秦護犢子的狀態,肯定早就出手阻止了,只是因為持續時間真的太短了,都沒用沈總出手,他們倆之間就掰了。

“對,我之前就知道你是漫漫的男朋友。”沒想到霍承錦竟然干脆的承認了,這回沈漫霓更加詫異了,眼睛瞪得圓圓的看向他。

啊,明明說的是關于她的事情,但是她為什么都聽不懂呢!

“所以在我來公司實習,甚至大學畢業后,幾次三番申請回國,你都沒同意?”薛杰心里的猜測中了被驗證了之后,臉色也更加難看了。

“那倒沒有,只是為了方便你完成學業,你的學校在國外,搞科研項目經常要吃住在實驗室附近,再讓你飛來飛去的,不是很麻煩嗎?”霍承錦搖了搖頭,面色波瀾不驚的道:“再說,你都已經是前任了,還值得我費心思嗎?薛副組長,你太高估自己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雖然無比平靜,但是聽起來卻異常諷刺,至少落在薛杰的耳中是無比的刺耳。偏偏霍承錦還面色不改,完全就是在陳述事實,并沒有任何嫉妒或者攻擊的意思。

“里面是休息室,你先進去休息一下,我跟薛先生把話談完就過去找你。”霍承錦輕聲說道,這次他換了稱呼,從薛副組長變成薛先生,顯然是要處理私事的意思了。

沈漫霓看了看兩人,最后捧著茶點進去了,霍承錦是個工作狂,之前經常忙到半夜之后就直接睡在公司里了,只有休息好才能保證第二天的工作效率,因此他的休息室布置的非常舒適,而且隔音效果超強,她進去之后把房門一關,正常談話的話,是完全聽不見什么聲音的。

“坐吧。”

“不需要,我說完話就走。”薛杰冷著臉道。

“要說什么?”霍承錦抬頭看他,神色之間非常從容。

雖然薛杰是站著的,而霍總是坐著,看起來好似薛杰更加強勢,但真實的氣場卻完全調換了,完全就是霍總的碾壓狀態,薛杰則像是困獸一樣。

“還是剛才的問題,我跟公司申請過好幾次,卻一直沒能回國,是不是背后有霍總的暗示,因為我是沈漫霓的前男友,怕我回來和她舊情復燃,而霍總也早對她起了心思?;糇馨旃業母粢粲Ω檬欠淺:玫?,現在她聽不到,你可以說真話了。”薛杰再次問了一遍,并且說得非常詳細。

霍承錦依然搖頭:“我沒有撒謊,剛剛回答你的是真話。你到公司之后,一切業務安排都是你的上司決定的,與我無關。不過——”

他話鋒一轉,道:“你能收到國外大學的面試邀請,這是我推薦的。”

薛杰的眸光一深,整個人幾乎都僵住了,完全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他。

“你跟漫漫談戀愛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高考沒發揮好,第一志愿H大滑檔了,被第二志愿N大錄取了,但是全國最強的生物系大學是H大,你肯定是不滿意的。當時我就聯絡了跟我合作的斯坦福大學,給了你一次機會,并且當時學校提出的食宿全包,也是我記在我的賬上。所幸你當時發揮得很好,英語也完全OK,被斯坦福錄取了。”霍承錦娓娓道來,他的語調一直不疾不徐,帶著一種穩操勝券的感覺,又或者說這樣的平靜,代表了在他眼里,薛杰根本激不起波瀾。

薛杰的腦子里一片嗡嗡聲,他的臉色蒼白,身體都開始搖搖欲墜,好像正在經歷一場噩夢一樣。

他當時高考沒發揮好,本來H大對他來說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他還是失手了,甚至他當時的班主任還在教育他,就是因為早戀的鍋,甚至連他的父母都知道了,對他也是十分不滿意,除了這些外部的壓力,他自身也無法原諒自己,錄取結果剛出來的那幾晚,他完全沒能睡著,整個人都快崩潰了一般,甚至整個高三暑假都處于一種完全焦慮的狀態。

但是后來他接到了斯坦福的面試邀請之后,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欣喜若狂的狀態之中,后來就急匆匆的去了,一直等到塵埃落定之后,他才開始思考究竟為什么這么榮幸,去問了一圈人之后,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大家甚至還反過來追問他是如何得到這個機會的,最后他只能歸結為自己是個幸運兒,老天爺眷顧他,真的給他掉了餡餅。

沒想到時隔好幾年,當時的疑問,現在得到了解答。

“為什么?霍總有這么高尚的品德嗎?難道不是看著我過得不好才對嗎?我過得落魄,跟沈家千金的身份地位相差更大,永遠沒可能追回她,這樣不是對你更有利?況且每次有人提起前任的問題,沈漫霓想起來的都是,前任只是個沒什么前途的上班族,跟你這個大老板現任相比,簡直不值一提,連給你提鞋都不夠格。”薛杰扶著辦公桌,才勉強站穩,立刻發問道,他是真的搞不懂霍承錦的腦回路了。

“多重原因吧。其一,漫漫是個多情的人,這里的多情不是指濫情,容易喜歡上很多人,而是她有顆很柔軟的心,或許是從小被寵愛長大,她的同情心都多到有些泛濫,并且有一套自己的形式標準。比如說跟你早戀,她就能陪著你吃苦,明明誰都不需要她這樣委屈自己,可是她就要堅持。如果你最后上了N大,混得不如意,她的心里必定有愧疚,甚至也會覺得是不是自己耽誤了你,之后再見到你,說不定還會想幫你,那樣牽扯的才多,不如給你一個更廣闊的田地,她看你過得這么好,那就完全沒有愧疚心理,和你也會成為陌生人。”霍承錦分析的頭頭是道,顯然他非常熟悉沈漫霓,把她的心理拿捏得一清二楚。

薛杰不由得屏住呼吸,他之前又送花又送包求和,但是沈漫霓根本沒搭理,并且把話說得很絕,未嘗沒有這層原因。

“其二,你是個自尊心極高的人,同時也是個內心有些軟弱的人。我問你一句,你高考發揮不盡如人意,有沒有在心底怪過她,并且深深的后悔,如果自己不早戀專注學習就好了?”

霍承錦這句話一出,薛杰立刻抬頭和他對視,不過堅持了兩秒鐘之后,就瞬間移開了眼,明顯是有些心虛了。

“其三,你是個把前途看得比感情重要的男人。明明N大的化學系也很厲害,你之后也可以混出頭,并且離漫漫那么近,你們不用經歷異國戀,或許也不用分手了,但你還是選擇了離開?;蛐砟閬胨抵蠡乩匆慘謊?,可以給她更好的生活,但是我想在你做下決定的瞬間,你和漫漫都非常清楚,你選擇的不止是一個大學,還有舍棄她。”

“最后,我知道你回國后,立刻就給她送了生日禮物,并且開著自己最好的豪車去見他。你那輛車還是劉董事幫你拿到的號吧?你是以什么心情去見她的呢?與其說是去見一面前女友,想要跟她復合,不如說你武裝好自己去戰場,你先跟她復合,并不是你對她有多愛,而是你不甘心,你想跟她以及她處在的上流圈證明自己,當初曾經讓少年的你怯懦退縮的世界,你終于有資格走進來了。”

他說完這一席話之后,滿室寂靜,薛杰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原本氣勢洶洶的狀態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片低沉和默默不語。

霍承錦一點一點,猶如抽絲剝繭一般,將還是幾年前薛杰內心的想法暴-露出來,連那些邊邊角角的陰暗想法都沒能躲開,完全是無所遁形,也無從反駁。

“薛先生,請問你對我和我的女朋友還有什么想說的嗎?”霍承錦給了他足夠的時間思考,再次發問。

“沒有了。我會提出辭呈,盡快交接手中的任務和帶新人,不給公司添麻煩。”薛杰沖著他鞠了一躬,語氣堅決。

霍承錦眉頭都不皺一下道:“隨你的便,你的人生自己負責,我不可能再給你第二次餡餅。再見,薛先生。”

薛杰的腳步一頓,之后又很快的退了出去,并且把房門帶上了。

霍承錦松開了領帶,捋了一把額發,低聲道:“年輕人就是這么沉不住氣。”

他說完之后,又自顧自的笑了。

等沈漫霓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拖了西裝外套,領帶也不知道扔哪兒去了,襯衫的紐扣解到了第二顆,透著一股不正經的氣息。

“這是怎么了?你倆打過一架了?”沈漫霓眨眨眼,問道。

霍承錦走過去,偷了一個吻,低笑著道:“為了這世上最好的小彩虹歸屬權打一架,那肯定是值得的,不過沒打起來,他太弱了。”

這時候他還不忘詆毀情敵,自顧自的從酒柜里拿出一瓶紅酒和兩個水晶杯。

嫣紅的酒液倒進透明的被子里,散發著一陣葡萄的酒香。

“來,碰一下。”他遞過去一杯。

沈漫霓挑挑眉:“這么高興?”

“當然,今天是值得慶賀的一天不是嗎?”他抿唇笑。

他用一紙通知書拆散沈漫霓的初戀,換來自己之后的上位,絕對是他這輩子最劃算的買賣,當然這種隱秘的喜悅感,他不能說出口。

耍了一些小手段,他或許的確是個狡詐的小人,但是跟她在一起這件事情,值得他如此小心謀劃。

沈漫霓和他碰杯,輕抿了一口,看著眼前興奮的男人,心緒也被他勾起。

不知什么時候,兩人已經緊緊相擁,唇舌交纏,葡萄酒的香氣越來越濃郁,明明只是輕抿了幾口,但是兩個人都已經陷入了一片醉意之中。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有點卡,其實跟上張是同個情節,但是斷了之后,就寫的不順手了,寫了好幾天才放上來,見諒。

明天開始結婚番外,以及交代一些配角的事情。